读 者 |动感地带 |学历考试 |休闲read |常用文档 |职业考试 |公务员 |外语考试 |计算机 |医药考试 |财会考试 |建筑工程 |外贸考试|
正在阅读: 五月天:摇滚的温情
您现在的位置: 青年人 >> 读 者 >> 人物 >> 正文
青年人:[组图]五月天:摇滚的温情
五月天:摇滚的温情




  
  或许这五个男孩不够帅,或许有人认为他们的音乐作为摇滚乐不够纯正,而作为流行音乐又太过吵闹,但他们的魅力依然无可抵挡。
  他们的普通样貌、他们直达内心的歌词、他们宜动宜静的音乐都证明了他们在向着自己许下的愿望狂奔———做华人世界的披头士。10岁的小孩看到五月天会觉得他们是一群爱笑的大哥哥,18岁的同学看到五月天会感叹:明星也是T恤牛仔裤而已啊。
  
  由五个大男孩所组成的五月天,一反一般摇滚乐团给人的粗野印象,呈现出清新健康的青春活力,令人激赏。
  “五月天”5个成员都不是摇滚“老炮”,至少性格一个个都很温柔。取“五月天”这个团名也有相似的寓意:轻松阳光。摇滚不需要都是厉声暴鼓,“五月天”的摇滚既想让大家High,又要衬托出丝丝温情,真是霸道的温柔。
  因为都还年轻,“五月天”的音乐不乏热情,却缺少了思考,但青春本来就是这样。5个人在担任任贤齐校园巡回伴奏工作时共组,在漫长的青春期看当时火爆的《七匹狼》,听“东方快车”“红蚂蚁”,最爱百无聊赖的青春,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。
  是音乐“解救”了他们。念中学时很多同学下课后喜欢夜游,或者在漆黑的马路上飙车,十分危险。五月天却因为喜欢音乐而躲在家里练琴。
  
  走出“秘密基地”
  
  1997年,,还没有想好乐园的名字,他们就决定在野台开唱。那一年,有许多埋首创作、喜欢音乐的人们会轮流在野台上唱自己的歌。
  其实,他们有一个旧团名,但他们认为取团名是除了大吃大喝之外最快乐的事,再加上那时决定要有一个新的开始,所以5个人要讨论出一个新的团名。他们在兴安街吃完卤肉饭与鱼羹后,终于决定叫“五月天”。但究竟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,没有人真的知道。
  那时,他们的秘密基地是团员怪兽的家。虽然他的房间很小,有时候怪兽的吉他柄会打到鼓的铜钹,有时候玛莎的贝司会撞到阿信的肚子,玛莎的头会被太投入的石头撞到,但他们已经很满足了。因为对什么都没有的他们来说,即使是租最便宜的练团室都要几百元,一周几次5人分摊,还是觉得贵得要命。
  为了节约开支,玛莎跟阿信买了一大堆不知效果如何的吸音海绵,贴满了怪兽房间所有的墙壁和天花板。“晚上10点之前我们就去海吃。那段时间的不爽全靠吃东西发泄。”
  如今,“五月天”早说拥有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,“我们昵称它为‘大鸡腿’。”因为每当他们废寝忘食地排练时,各自的家人总会送来热乎乎的鸡汤。“我们多么希望在艰苦的排练之余每天都能喝到鸡汤,吃到大鸡腿。”
  
  偶像是“披头士”
  
  根据“五月天”的说法,他们的人生歪到现在。5个相识了14年的好朋友虽然拥有了作为明星的一切,但他们似乎不甘心被人视为不求上进、靠音乐发泄的小混混。
  
  “我们几个人学习成绩都还不算太差啦,怪兽高中联考、大学联考的数学成绩都是满分!”阿信说得很激动。他还以“披头士”乐队做例子,说每次当人们怀疑他们时,约翰·列侬是“五月天”最好的反击武器,“他们的音乐可以感动人,而不只是展示音乐技巧,我希望我们的音乐也可以改变世界,把爱传递到全世界。”
  “披头士”是“五月天”的偶像,超越“披头士”的口号也是他们“发疯”的开始。“为了超越他们,我们的人数就一定要多出他们,而且不会找日本女人做老婆。”说完后,还不忘加上一句:“这个笑话不好笑,你们不要笑。”
  
  绝对不分开
  
  尽管都快迈入而立之年,但“五月天”仍然像孩子一般互相取笑。“我们5个人从学校毕业就开始玩音乐,表面上关系很好,其实私底下互相仇恨,表面不和是要赔钱给公司的。”说完他们5个人板着脸看着记者,任由全部人笑成一片,然后他们相视一笑。
  不能开玩笑的,是他们对音乐的态度,和他们的友谊。
  一直有人质疑“五月天”是不是真的摇滚歌手,对此“五月天”会很认真很巧妙地反击。“我们依靠商业途径发出更大的声音,让更多人认识我们的音乐,商业的包装也只是宣传音乐的手段,对我们影响不大。”负责大部分词曲创作的阿信对于“五月天”的音乐类型自认最有发言权:“我们认为很摇滚,因为我们自认为我们的音乐可以改变很多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。摇滚音乐的精神并不一定要通过很多重的电吉他什么的表现,也并不一定要愤怒。”
  对于他们的友谊,阿信说了一个故事:“从前有支英国乐队,他们的鼓手出车祸断了手,他决心退出,但主唱告诉他安心养伤,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。于是鼓手在家里设计了很特别的鼓,主要用脚踏板,而不是用手打鼓。等到鼓手复出重回乐队之后,他们的唱片卖得比以前还好。所以我们绝对不会分开。”
  
  好想陪她买乐器
  
  “五月天”与梁静茹的关系一向很好,写歌、伴奏都是常事,团员玛莎还被媒体称为“梁静茹的资深绯闻男友”。当被问到前不久被媒体曝光的“玛莎与梁静茹逛街”一事时,玛莎红着脸不说话,而其他 4个人居然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的发出一个声音:“啊!居然有这事!”不明就里的石头一脸无辜地看着记者,而怪兽则笑得跌倒。在4个人充满疑惑的眼神中,玛莎吞吞吐吐的解释:“没有啦,那天是陪她一起去买音响。那个地方通常人很少,我看到有我的学弟们在,所以做了个‘嘘’的手势,是怕他们会骚动嘛!”
  
  “她是你喜欢的类型吗?”记者又追问。玛莎正义凛然地回答:“她还不错啦!”
  除了梁静茹,“五月天”对周杰伦、蔡依林也很有好感。阿信还曾宣称自己最欣赏的校园女歌手是从前的蔡依林,“我觉得她不错啊,下次我要陪她买乐器。我觉得她很努力。
  至于被“五月天”视为赶超对象的“周董”,阿信也自有说法:“偶尔相互间发发话,互相竞争是好事啊,就像曾经有人问他(周董)‘南拳妈妈’如果报名参加奖项,是该报‘最佳团体’还是‘最佳乐队’,他会说‘最佳乐队’有‘五月天’,还是报‘最佳团体’好了。”
  
  提问“五月天”:内地乐队的表演往往更加直接,你们怎么看台湾和内地乐队气质上的差异?
  
  玛莎(贝司):其实像崔健等内地摇滚乐人的歌曲,我在上高中的时候经常听,也非常喜欢。我们也想过,是不是要像他们那样,把自己心里面的不满说出来?可是如果我们的生活状态和周围的环境并没有那样压抑的话,我们如何勉强自己唱出和他们一样的东西?
  年纪不一样、环境不一样、所处的状态也不一样,所以我们选择自己的方法,选择我们觉得可以和别人沟通的方式,用我们的感觉唱歌。
  可能会比较温和,但我们觉得这是可以让别人最快接到我们讯息的方法。我们不会选择单纯的发泄,可能我们会有不满、会有压抑,但我们还要传达希望。
  
  阿信(主唱):我们希望可以去改变听我们音乐的人。比如说,我们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,大家的生活更精彩,人和人之间不要有那么多的猜忌和斗争。
  我觉得可能以前的一些摇滚乐会更像战斗,是握紧拳头的。可是我们的音乐是张开双手的,张开双臂的,是要互相拥抱的。所以我觉得如果想要人家接受我们的音乐,不是要把姿态拉高,让人家一开始就会有害怕的感觉。


[ 相关文章 | 来源:本站原创 | 更新时间:2005-7-23 0:14:37 | 作者:佚名 ]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收藏本页】【打印 打印本文 】【推荐本文 告诉好友 】【投稿 投稿邮箱
    热门文章
    推荐文章
    相关文章
    普通文章 大学爱情的十四个真相
    推荐文章 世界各国人士对周总理的评价
    推荐文章 丑女孩也会有爱情吗?
    普通文章 小丫头 你到底懂不懂爱情
    推荐文章 最窝心的童话节选--卖火柴的小女
    推荐文章 后半生的魔法师
    推荐文章 男孩危机
    推荐文章 2006年上课记
    推荐文章 残杀光明
    推荐文章 为我唱首歌吧
    虔诚的拒绝
    与长征无缘的人
    千钧一发谋和平
    青春,是冰做的风铃
    尊重自己的尺度(外一篇)
    |关于我们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地图 |联系我们|
    情色五月天
    色情五月天